•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iga-logs/61424041.html

    两年前的采访,曾经刊登在这里,但是始终未被审核通过,不知道是为什么,里面也没有什么敏感词句阿!

    2006年,Boys Climbing Ropes在上海成立,无论成员来自何方,他们已经成为上海摇滚界里不可少的一支乐队!2008年发行的EP告诉我们,他们整装待发,虽然还不成熟,可是对于音乐的坚持让我驻留在了他们的台前,于是今年他们发行了新专辑《Except for the Darkness》,这种音乐上的进步不言而喻。我曾经在2008年对他们做过第一次采访,两年来,看到了他们的成长,在听着新专辑的同时,内心产生一种油然而生的骄傲。我们在鼓励新乐队诞生的同时,最需要的是我们的耐心,今天我又找到他们做了一段采访,Morgan的幽默、Jordan的深思会一直徘徊在上海摇滚的上空吗?!

    乐队最近怎么样?
    Morgan:挺不错的。我们刚刚发行了第二张EP,现在我们正在进行推广,让人们都知道这件事。我想这次的情况比我们以往的都要好。哈哈。一个月前我们在育音堂举办了专辑首发演出。一些英语媒体给出了不错的评价,不过那些都是因为我们有朋友帮忙……哈哈。
    最近我们正在写新歌,并计划5月份巡演中国。我们希望可以再去武汉和北京演出,还有像重庆、成都这些我们没去过的地方。我们还希望能够在这个夏天的一些音乐节上露露脸。
    还有么,我们找了一些人给我们的歌混音,大概会很有趣吧。
    我们也在尝试用中文写歌。这将是我们的第一首中文歌,挺有意思的。光写英文太无聊啦。

    BCR成军已经四年了,你们自认是一支上海乐队吗?
    Morgan:我们始终认为自己是一支上海乐队,因为如果不是这个城市,也不存在我们这样一支乐队。我们是在这里相遇的,而且都已经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对这座城市本身,我们有着很深的感情,那些住在这里的人,以及在这里做音乐的人。我们觉得我们是上海音乐人群体的一部分。而且,我们觉得,上海之所以成其为上海,这中间有来自我们的贡献。不管你对我们这些外国人怎么看,我们始终有理由相信我们是上海的一部分。
    另外,我出生在静安区,小时候也在那里长大,所以呢,恩……

    这些年来,上海的摇滚现场经历了许多变化。乐队、现场演出的场地和观众都越来越多。到上海来演出的来自其他地方的乐队也越来越常见。你们也曾经去过其它城市演出,怎么看不同城市之间氛围的差别?至于上海的演出现场,是觉得过于泛滥了呢,还是说非常好?
    Jordan:上海摇滚现场的这些变化让我感到很高兴。我觉得像Duck Fight Goose、蘑菇团还有波激小丝这样的乐队,对于那些刚刚接触摇滚乐和现场演出的年轻人来说,真的非常好。在过去几年中,上海摇滚现场的演出质量提高了不少。
    在中国独立音乐逐渐发展起来的城市里边,我还是最喜欢武汉,还有Vox,我一直觉得那里是非常好的一个场地。当然,北京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我觉得北京已经有太多乐队了,而且有一种成王败寇的氛围。
    那些乐队其实都不错,但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要求好像太严格,批评也非常的多。因为观众里面好多人自己都玩儿乐队,然后就会对那些新乐队非常挑剔。
    不过总体而言,我觉得中国的独立音乐真的已经走向世界了。当这件事情变得越来越好的时候,乐队也自然会成长,这就意味着观众会得到更多更好的音乐!!!

    你们去过哪些城市表演?在过去的四年里,有没有特别印象深刻的演出?哪个城市的观众给你们留下了最深的印象呢?
    Morgan:让我想想……我们去过杭州,武汉,长沙,天津,北京,南京,还有……宁波。没有人知道你是谁的时候,演出的时候一点儿气氛都没有,所以你必须始终想着法子吸引大家的注意。那些观众都不是为了我们去看演出的,他们只是想看看那里有“什么”。有时候这都无关紧要,但有时候就不好玩了。
    如果你不出名,或者你什么都不是,那么人们还有很多选择,你永远也不知道会有多少观众。好比说,如果雨下得太大,那么就没有人会来看演出。你必须连夜坐火车赶去演出,但一场大雨,台下就只有5个人。
    作为一支在中国还比较默默无名的乐队来说,我们也有自己的高潮和低潮。 不过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我们不愿意去在乎太多。不管观众是谁,我们都希望做到最好。对自己诚实,别人喜欢与否,其实都没关系。
    给我们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武汉的观众。他们总是非常热情,非常忘我,总是很high。如果你演的好,他们就会很投入。所以我们一直很喜欢在武汉演出。

    BCR是一支拥有朋克精神的独立摇滚乐队,不过我很少读到有关你们的东西。为什么那么低调呢?
    Morgan:关于为什么我们没有出现在杂志封面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上面,我和你一样惊讶,哈哈……我不知道。我想小朋克觉得那是因为我们不够时髦。我觉得我一直都穿得很好,所以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最近的潮流是什么?欧,你很时髦啊,关于时尚你有什么建议么?

    那么让我们来谈谈这张EP吧,有些曲目你们在现场都演过了,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这些歌的?
    Morgan:这些歌是我们在第一张EP发行之后写的。大概就是那以后一两年之内的事情。基本上来说,我们希望一年可以发一张。我们希望可以将这一年都浓缩在一张EP里。希望我们可以不断进步……

    我听说这些歌是Brad Ferguson录的(Hard Queen的经纪人),质量真的不错。你们在哪儿录的?怎么会找到Brad?
    Jordan:所有的东西差不多都是在Brad的公寓录的。鼓是在一个叫juju的排练房录的!Brad和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大概5年前,Morgan和我在另一个乐队的时候就认识了Brad。他那个时候在管现场酒吧,我们在那里做了第一次演出。我觉得,大概是因为他的耐心,愿意给我们一个机会去演出,当时我们还很不成型,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一直坚持到现在……他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与2008年的EP《A Pleasure To Be Here》相比,这张专辑显然更好。感情更加饱满,比如强势而情绪化的主唱,紧凑的吉他以及精致的歌词。整张东西听起来很像是一场对生活的斗争,你们希望观众由此获得什么?它的内涵又是什么?是你对过去两年在中国生活的反思吗?
    Jordan:我想最根本的动力,来自于存在于上海各个社会阶层中人的隔阂。这个城市实在是太不感性了,它就像是一块烂糟糟的沼泽地,是人类消费主义的一场梦魇。你无法避免来自你所居住的城市的影响,就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去表达上海。

    第二首歌Saskatchewan,我觉得你们好像很想念自己的家乡,是不是?这首歌是怎么写出来的?
    Jordan:Saskatchewan是一首很纠结的歌。它仍旧是对上海的反照。有一次我突然发现我自己处在一个全世界我最不愿意呆的地方,一个资本主义终端,也就是上海。这里充斥着各种“正义”的人,想尽一切办法在这座城市中出名。这首歌其实写的是老外可以有多蠢。在Saskatchewan,冬天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秀场”。地球整个都冻住了,周围全是狼,所以根本什么都没有。我想我大概还是很怀念那种生活,尤其是当你被一群认为自己应该得到这个应该得到那个的人包围的时候……

    Big City的歌词是小朋克写的吗?听起来好像歌词里的女孩子总想要做点什么,但始终非常无助。
    小朋克:不是,我只写了最惨的那四句话。我的部分就是,我很丑,我希望有人喜欢我。我觉得关于Jordan的歌词,其实更多的是摇摆不定。这首歌更多的是关于夜行动物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的迷失,因为他们应该更好地去规划人生。但是他们只是每天喝得醉醺醺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比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一个城市中孤零零一个人幻想着某一天能撞个大运变成童话女主角,要容易得多。不过我更愿意堕落下去。我觉得歌里的那个女孩子只是想要男人而已。

    关于Whale Song,你是在通过一只鲸鱼的自述来呼吁人们保护他们吗?或者说你是在表达别的内容?
    Jordan:我不是在写鲸鱼。这首歌是写给一个失去至亲的朋友。我想它是一首关于失去时无从表达悲痛的歌。

    第七首歌是什么?隐藏曲目?我没有在封面上看到它。
    Jordan:这首歌是作为一个消灭所有僵尸的计划的一部分。总有一天那些邪恶生物都会再次向我们进攻的,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准备好!

    今年发专辑的音乐人里面,有特别期待的吗?
    Morgan:关于本地乐队,我们很期待Duck Fight Goose。波激小丝刚刚发了一张专辑。恩……我们的朋友Dan Shapiro也带了一支叫做The Fever Machine的新乐队。所以总的来说这一年期待很多。还有什么嘛?!三个字:Lamb of Fucking God.

    在上海最喜欢做的事情?
    Morgan::在东方明珠上面的餐厅吃饭,听Lamb of God。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